谈幼儿学语言的设计

槟城优学儿童乐园舞台剧的观后感

冯久玲口述,赵鑫文字整理

上周日,我带了两个青年教师前往槟城参加一所三语幼儿园的毕业演出:槟城优学儿童乐园舞台剧。观后,赵鑫老师在面子书上这样评论道:“优学儿童乐园的舞台剧《围墙上的小胖蛋》(Humpty Dumpty stood on the wall)。无论从剧本的编写到舞台及服装的设计都是一部让人惊艳的剧作。故事情节设计的很巧妙。小胖蛋从围墙摔下,要寻找他摔下的原因。主审官是中国有名的法官包青天,并且特别将西方童谣国和中国民间传说国中的经典人物组成了两大陪审团。包青天聆听了所有嫌疑人物的陈述:包括司马光、杰克和吉尔(Jack & Jill)、鲍勃·皮尔 (Bob Peeper)、小杰克·霍纳( Jack Horner)以及神箭手后羿。当所有证词都指向后羿的时候,后羿大声喊冤,使得案情扑朔迷离。包公请来了约克公爵,并委任其为案发现场的调查员,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以及取证。剧情悬念重重,跌宕起伏。最后真相大白:是小杰克·霍纳不慎造成的无心意外。两国人民终于成为朋友,并拆除了横亘在两国之间那堵厚厚的城墙。

这部剧的感人之处就是告诉了我们,不论种族,文化或信仰是否相同,只要有爱与真诚,都可以友善、真心的交往。虽然这只是五六岁的小朋友演出的童话剧,但传达出的精神却感动了在场的观众。小剧本,谈大爱,也带给了我们深深的思考。而另外一点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整部剧都采用了中英双语来表演,孩子们可以连贯的使用中英文,在表演中把两种语言进行无缝衔接,每一种语言都可以完整地表达一段意思,并恰到好处的抒发出情感,即使是对语言尤其敏感的我也不得不为孩子们良好的发音和表达而鼓掌。

孩子怎样学好语言?

许多父母和老师对幼儿学习语言往往会有不同的理解。对于学习的有效性,很多老师认为是教材的问题,而父母则认为是老师教学方法的问题,也有一些人认为学习环境的因素首当其冲。诚然,教材、教学方法及环境在孩子学习语言的过程中都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然而评判一个阶段的学习是否有效果要鉴于一个综合的考量。在这几种因素当中,语言环境是最为重要的

在马来西亚,从小教授孩子华语的学校基本分为两大类:华文小学(以下简称华小)和国际学校。在华小的教学规划里,中文是作为母语或日常媒介语的,因此在华小接受教育的孩子掌握中文的程度也是有目共睹的。而许多国际学校往往只是为了满足社会人士学习中文的需求,在课程的编排里加入中文的讲授,通常一个星期只有两节(华小一个星期有七节),由于一个星期只有一次到两次的学习,学生的学习效果差强人意。六年的课程完成之后,学生最多可以认识一些基本汉字,却无法使用中文进行沟通。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马来西亚的中文学习环境。

  • 华文幼儿园和华文小学:在这些学校里面,中文是作为母语和日常媒介语的。也就是说老师用中文来授课,学校用中文来做管理,除了课本上的文化与知识以外,师生是在一个说中文的环境里生活的。我们都知道,语言是一种工具,它必须要被利用起来才能得以掌握。举个例子来说,你不能通过看书或者看视频来精通打篮球或兵乓球;你也不能光靠背菜谱来学习厨艺。学习语言更是如此。

语言不能靠记忆来学习,它必须在学习者接受了基本的概念和内容后,有机会不断地在生活的各个层面中使用出来。孩子在咿呀学语的阶段就已经认识到了声音。从辨识声音开始到识字,孩子累积了一个基本的词汇库后就必须要不断地阅读、表达和写作。他会在这种练习中不断地进行修正,若再用大量的优美文字进行熏陶,他的语言造诣就会有所提升。

从上述的内容我们其实可以看到,在马来西亚的华文小学,这个学习条件是存在的。他们不仅把中文当做一个学习科目,也在其他学科中使用,在学校生活中更有机会使用和实践。接受过马来西亚华文小学教育的人所掌握的基本词汇量可达将近三千个汉字,这已经给予了他们一生中所需要的汉字量(这个汉字量等于中国政府汉办HSK6级水准)。小学毕业后他们已经有非常稳固的中文基础。当然,如果他们升入中学后能继续进修更高级的中文,有部分对语言有天赋的同学肯定能够在中文领域达到很高的成就。我们能看到那些接受中文教育的年轻人在中文辩论比赛或中文演讲比赛中都能取得很好的成绩。润物细无声,在长久的使用中文环境中,他们早已经把中文内化,可以通过这种语言来细腻的表达出他们的情感。

  • 国际学校:有一段时期,国际学校教中文的情况有点混乱。有些国际学校向市场标榜他们的中文水准可与马来西亚的华文小学齐平。但是由于在课时的数量上远远没有达到华小的水平,因此无法把与华小同等的课程教完。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国际学校的教学媒介语是英语,中文只作为一个单独的语言科目来教授。当语言变成一个学科来教授,学生没有太多机会去使用,更遑论能达到精通的程度。有语言专家指出,在很多幼儿园、小学的写作课里,老师只是让孩子们抄写一些现成的课文。这对学习语言是没有帮助的,孩子们只把它当做是一种机械的劳作,最多可以在反复抄写中记住几个词汇。

在一些比较先进的幼儿园里,老师会用说故事的方法来和孩子们交流。孩子们听完一个故事之后,老师会给他们出简单的题目进行自由的创作。这样,孩子们就能够把已掌握的有关的词汇接连起来,去拼凑出一个有连贯性的小故事。这是创意写作的第一步,也是学好语言的第一步。如果我们希望培养出专业的人才,就要采用这种灵活的教学方式。死记硬背、机械抄写是不会出大文豪的。

通过对以上两种情况的分析,我们就可以做出如下结论:

1、学习语言是否有效是一个教学设计上的问题。无论何种语言,若要学习者能够有所掌握,一定要在教学中设计较高的教授频率。最好每天都能有一段时间来接触和使用,哪怕每天只有15到20分钟的时间也是会有效果的。

2、学习者必须要有交流的对象。在马来西亚一些先进的幼儿园里,每个班里固定会有三个语言老师,一个只说中文,一个只说英文,一个只说马来文。当孩子们看到这些老师的时候,就会使用相应的语言去与他们沟通。在孩子的潜意识里已经知道面前的交流对象是用何种语言的,因此是不会混乱的。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欧洲,若有一个坚持只跟孩子讲德语的爸爸和一个坚持只跟孩子讲法语的妈妈,把这种语言环境变成一个定式,那么孩子自然就会形成这样一个习惯了。并且在这样的环境中孩子不会有在一句话里各种语言相互杂糅的现象。我时常听到这样一种情况:一些英文语境家庭的父母因为很迫切希望孩子学会华语,总是刻意提醒孩子要用华语交流,导致孩子把讲华语当成了一种负担,而强硬的改变用语习惯也会让孩子产生排斥感。其实只要父母对着孩子的时候也讲中文,不说英文,久而久之孩子就会自动用中文来回答了。

在亚洲,很多父母都希望孩子可以学习多种语言,尤其是中文和英文,但是如果父母不在语言习惯上鞭策自己,有毅力坚持下去,那么就很容易形成一句话里出现几种语言的情况了。这也是在马来西亚常见的现象。(我经常指出,一句话里用多种语言不能算是掌握了多种语言。掌握多种语言的定义是可以只用一种语言陈述清楚一件事情,而不是为了方便常常把其他语言的词汇掺杂进去。(例如:我们去吃lunch。你在哪里cari makan 等的说法)。

最近,加婷老师做了一个尝试。 她让她的年轻学生在课后与爸爸练习华语对话。父亲不会说华语,只能用英文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他录下了孩子用华语给出的答案。经审查,老师发现,答案几乎是完美的,学生可以用几乎标准的普通话正确回答所有的问题。这证明,即使在一个完全不懂中文的家庭中也是存在练习中文的条件的。孩子可以用英文听,并用普通话作答,进行完美的切换,并不会将中英文混杂在一起。

在中国也存在着类似的现象。现如今,英语在中国的教育中占得比重已经越来越大了,但随着教育部的重视,很多学校却越发将一纸成绩作为唯一的考量标准。在中国的英语考试中,重视的只有听与写,尤其是写,可以占到80%的比重。这样的衡量标准使得老师和家长越发不重视读与说,学习英语只用笔,不用嘴,就更不用提塑造语言环境了。因此就形成了中国特有的“哑巴式英语”。许多学生在学了十几年的英语,掌握了大量的词汇和语法之后仍然不能用英语进行沟通,甚至对英语非常反感,一旦进入不对英语成绩做硬性规定的大学之后,就绝对不会再主动去接触英语了。这样的语言教育是非常失败的。

马来西亚是一个很有趣的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国家,孩子们有条件学到多种语言。举个例子来说,爷爷讲福建话,奶奶讲广东话,妈妈说中文,爸爸讲英文,家里的阿姨(kakak)讲马来文。如果这个家族很用心的为下一代塑造一个良好的语言环境,孩子们是最少可以学到五种语言的。

3、精通一语或多语,要靠什么因素来决定?语言是一个操作系统,也是一个思考工具,更是获取知识的关键途径,它决定了一个人对知识掌握的广度和深度。除了一小部分在基因上有语言天赋的人,绝大部分的人不具备同时精通多种语言的能力,因此在教育孩子们的时候我们应该因材施教,要看清楚孩子是否有学习语言的天赋,勉强只会事倍功半,并会打击孩子的自信心,降低孩子在语言上的成就。

要精通一门学问,用母语学习是最有效的。因为这是孩子最早接触的语言,从他们呱呱落地到进入小学,已经有7年的时间沉浸在母语里,这种语言已经进入了他的潜意识。因此在用母语来思考或获取知识的过程中,语言并未构成障碍。绝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五零后人都会有这样一个经验:他们从小就使用中文来学习其他学科,例如数学。他们用中文背诵乘法口诀表,那么这种中文思维方式将伴随他们一生。不论他们将来从事何种职业,置身于何种语言环境下,只要做运算,就会下意识的想起中文的乘法表。这就是幼儿时期中文浸染的效果。

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语言政策有多么重要。在马来西亚现在的体制里,学生从华小转入国中,学习媒介语从中文转变为马来文;从华小转入国际学校,学习媒介语从中文转变为英文。学生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却无法精通其中一门语言。我们也有很多国中或独中的学生毕业后选择去别的国家留学,那时他们的媒介语又将全面转为当地的通行语或官方语。然而在这样多种语言共同来袭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过我们的年轻人对这些语言的学习状况是怎样的,也没有人从学术上进行过细致的调查研究。但是我们可以大胆地做一个推测:学生是学习的非常辛苦的。除此之外,也因为他们无法拥有足够的时间对一种语言进行深入的了解和学习,他们也无法领略该种语言的精髓与优美之处,无法享受学习这种语言的乐趣所在了。

如何让双语并行?

在今天这个开放全球化的世界,西方文化和英语虽然还是主流,但中华文化和普通话也在迅速的崛起。很多父母也希望孩子们能真正的掌握双语技能。那么我们的教学应该如何设计呢?

同时学习两种语言是不容易的,但是处在早教阶段的孩子却有这样的能力。如果我们想做到让一个孩子拥有双语并行的技能,那么教育就应该在其早教年龄阶段(3-9岁)开始。这个阶段是奠定一个孩子语言基础的黄金阶段。一旦基础奠定,那么他们在往后的日子想扩展这个语言能力就容易的多了。

若是孩子已经超过10岁,那么最好还是选择集中精力学好一门语言,一门他有兴趣有能力学好的语言。这样孩子才能真正的脱颖而出。我一直认为,在我们的社会环境中,应该是有一些人有优秀的英语能力,有一些人有优秀的普通话能力等等,而不是所有的人都只能在多种语言中一知半解,通而不精。

而如果我们致力于推动双语教育,那么我们就必须为处在早教阶段的儿童打造有双语环境的学校,打造一个学生能有机会使用所选语言的学习环境。

那我们应如何应对解决这种市场需求呢?

首先,我们要有建立一个双语教学环境的决心。在每一个早教班级中必须要有两个操着不同语言的老师,而不是一个能操双语的老师。这是一项很大的投资。

其次,在科目的安排上,需要安排某些科目采用双语来教授,也就是说同样的知识可以让学生用两种语言来接受,用两种不同的文化方式来思考,这才能达到双语并行的效果。

第三,在中国某些教育理念比较先进的地区,学校为了坚持双语教育甚至采用双校长制,一个中方校长,一个外方校长。我们可以适当学习这样的经验,才可以更好的使两种文化并行。

综上所述,什么叫做精通双语呢?一个精通双语的人可以将两种语言深入到他的潜意识里,可以随时在两种语言系统里切换。切换的过程是即时的,这需要长时间的学习、应用和累积,因此若是要求孩子从小做起,那是很有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的。

那么对于中小学阶段的孩子来说,如果家长仍然希望孩子可以精通不止一门语言,那么一定要重视另一种语言的培养环境。如果只是利用周末的时间,或者每周抽出一两个晚上的时间,至多可以保持孩子学习的知识不会全部忘记,在促进语言学习上收效甚微。而学校的长假期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若能让孩子整个假期不间断地沉浸在所学语言的环境中,那么收到的成效一定很大。换句话说,对于年龄较大的儿童,若非处在双语学校中,那么学好另一门语言的唯一途径就是利用假期用密集的方式做长时间的连续性学习。

2014 年 十月十五日  槟城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bal Hanyu

The leading provider of Mandarin and Study China program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